季建业被指”霸道”:上百人前像骂儿子一样骂下属

QQ图片20131115235433

“对一些市民心声,季没有给予及时的回应,大家有气自然就全都撒到他的身上。可以说,雨污分流对季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影响很大,也是季被很多市民认定为蛮干的一个重要依据。”

 

季建业到底是个怎样的官?

 

在今年10月17日被“两规”之前,他是不少扬州老百姓口中的“好市长”,干部认可其雷厉风行,在台湾媒体眼中更是“能为台商端洗脚水的市长”,而他自认是城市的CEO。

 

但在10月17日之后,季建业成了官民和一些媒体指责的巨贪、“黑社会”和“文抄抄”,可谓“罪大恶极”。10月18日上午,南京作家,也是《东方文化周刊》副总编的薛冰甚至在自己微博上写下:公道自在人心。饱经历史遗产被毁之痛,饱受大拆大建、挖路不止、空气污染、交通拥堵之苦的南京人,怨声载道;听到季被“两规”,同声欢呼。

 

这些指向的是同一个人吗?廉政瞭望记者沿着季建业的仕途路线,辗转苏州、昆山、扬州、南京等地,试图尽可能去解答这个疑团。

 

“忌”建业,多大事啊?

 

公元212年,孙权把秣陵城(今南京)改名为“建业”,意在“建功立业”。在历史翻过了一千七百多年后,这座城市迎来了与其同名的一任市长。

 

 

季建业是南京前任市长、现任苏州市委书记蒋宏坤的老乡,但南京官场人士指出,这两个张家港人身上却有着很多的不同:学历为在职大专的蒋素来低调实在,在离宁履苏时曾表示“苏州是最后的归宿”,“不再东张西望”,“自己已经55岁了”。而季顶着法学博士的头衔到南京后,面对一些“非议”,仍然高调。

 

“可以说,自季建业到南京任代市长开始,人们对季就一直有种‘误解’,季自己也陷入了误区。”上述官员表示:“他希望移植过去昆山、扬州的成功经验到南京,但忽略了水土问题。”

 

不论在何地任主官,城建项目始终是季建业推进工作的一大抓手。在南京,人们最反感季建业的有四个代表性工程:大行宫砍树、三中路改造、雨污分流和炸掉城西高架。这些工程共同的特点是投资额高、施工周期长,给百姓生活带来持续影响。

 

2011年,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曾向干部们推荐过一本叶兆言的《南京人》,书中道出南京人的典型性格——淡定、包容,遇到再大的事,也只会说一句“多大事啊”,照常生活。“季建业似乎不了解市民的心态,建地铁三号线时,在公示不完善的情况下,把大行宫的大批粗壮梧桐一夜迁移,当市民白天看见光秃秃的大行宫街面时,只能把季和已经落马的原南京市长王武龙联系起来,王当时的一条‘罪名’也是砍树。” 江苏省委党校一名教授如是说。

 

他还向记者透露,在今年南京市“两会”上,季建业因为拆迁的事,和几名院士起了正面冲突,态度也比较蛮横,不尊重专家和老南京人的看法。“这直接导致季在南京知识界中是个坏印象,被看成是没文化的人。”

 

江苏省级单位一名老干部分析说,南京人和扬州人对季建业的不同态度实属正常。南京作为省会城市,大规模城建从未停止过,南京人对此向来反感;相反,从某种程度上讲,季刚去扬州时,扬州的城建是欠发展的,他在那里得到的“口碑”使其更加自负。

 

不过,这名老干部向记者表示,这些工程并非全是季建业拍板并上马的。

 

2009年4月14日,南京城西干道工程获得了宁城投字[2009]79号的批复。当月28日,时任南京市建委新闻发言人郭建对外发布,始建于1996年的城西干道将拆除全线高架,采用以隧道下穿十字路口方式。

 

关于雨污分流,也同样是一项长期的立项过程。据《扬子晚报》今年9月7日的一篇文章介绍,无锡太湖蓝藻事件后,为防止玄武湖发生类似环境事件,2007年南京市启动了雨污分流研究工作。2008年立项开展锁金村片区雨污分流试点,2009年5月启动施工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2009年8月,季建业才离开扬州,担任南京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。

 

“即便如此,但季建业作为市长,很难说他在这些重大决策的执行过程中一定没有问题。”江苏省级机关一名副处长告诉记者,“季来南京后,显然加快了这类重大工程的施工。其中一些工程规划不完善,施工管理不到位,但又和市民日常生活、出行紧密联系,正好市民还可以近距离观察施工。可惜这些市民心声,季没有给予及时的回应,大家有气自然就全都撒到他的身上。可以说,雨污分流对季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影响很大,也是季被很多市民认定为蛮干的一个重要依据。”

 

“老季工作效率很高,他的特长是快刀斩乱麻,善于解决一些久拖不决的问题,有时执行起来不近人情,可以当着上百人的面像骂儿子一样骂下属,说他‘霸道’绝不为过。”上述处长表示,“像孙中山铜像迁移回新街口,玄武湖、中山陵免费开放,这些都是季建业的手笔,在之前都是长期悬而未决。但这种‘霸道’的性格对季建业在南京的工作并不讨好,相反,得罪了一些官员。”

 

2010年,南京环保部门向季建业提出,城市空气质量差是工地管理不善造成的。时任环保局长韦昌明为此和季建业发生争执,韦罗列了自己掌握的科学数据和专家意见。季建业说:“你能不能让你们家那些环保专家闭嘴?那这样吧,我和组织部说说给你换个岗位。”

 

据记者了解,和季建业“不睦”的官员,既有下级,也有上级。在南京,季建业先后和两任市委书记搭班子,“但感觉老季有自己的一套,他爱说‘打铁还须榔头硬’。”南京市政府一名官员表示,“他认为市长是一个城市的CEO,也就是大小事都要亲自过目。”

 

在中央纪委宣布对季建业进行“两规”当天,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在公开场合指出,城市生态建设要“多点道法自然的传统,少点人定胜天的霸气”,被各媒体重点报道。

 

南京航天航空大学大三学生陈雷是南京人,他对季建业谈不上好感,但比较支持季推行的公交车免费Wi-Fi,“对我们来讲,都不怕公交绕路和堵车了。”

 

“其实老季并非‘粗人’,当时在扬州,为了不破坏周边建筑与瘦西湖的和谐,他亲自带人在瘦西湖五亭桥上放气球到25米高,然后就到周边去看,如果能看到这个气球,说明所在的这个地方就不能建高楼,以保留它最自然最美丽的风光。”扬州市文化部门一名干部表示。

 

南京坊间八卦则称:“季建业的名字可能注定了他不适合到南京来,明摆着,‘忌’建业嘛!”

 

“朋友”季建业

 

季建业和商人关系好,这几乎是江苏官场一个人尽皆知的事实。“大家觉得没什么问题,苏南模式就是靠招商起家的。”昆山市一名招商系统干部如是说。

 

在昆山的5年里,季建业显然是台商的“好朋友”。他把手机印在名片上,24小时开机,办事不过夜,台商大大小小的困难几乎有求必应,不少台商因对他的好印象而投资昆山。台湾“21世纪基金会”董事长高育仁曾说,会去昆山投资,就是为了季建业。原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则认为:“每个地方都在招商,但最重要的不是优惠,而是地方官员的热忱。”

 

这种热忱,也被季建业带到了扬州。在当地人眼中,他至今仍是名有个性、令人印象深刻的领导。

 

在扬州政界季建业有很多“轶事”,比如,扬州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前后有14年,季建业到扬州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就大功告成。当地一名老干部对记者表示:“你可以说他赶上了节点,但后来的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和联合国人居奖呢?人不可能总靠运气来说话。”再比如,当年一名台商拖了8年都没办全的手续,季建业到任后,29天就到了位。

 

2009年,时任扬州市台办主任纪凯对媒体披露,季建业2001年7月到扬州任市长就对台办提出明确要求,“要天天有人在南方,月月有团在台湾,他到扬州第一年引进的台资比过去9年加起来的还要多”。

 

台湾冠军建材董事长林荣德曾向媒体表示:“2008年中国大陆实施两税合一时,各地台商叫苦连天,只有季建业表示,不要去查账,让企业好好经营下去。”

 

季后来到了南京,依然和台商保持着良好关系。2011年带团在台北办春茗联谊会,超过400位政商名流出席,可以说是“超人气”。当场就有台商开玩笑,马英九与台湾工商界大佬会面,可能都没这么大的阵容。

 

“如果说老季和台商的关系大部分是从工作出发,那他和一些民企的关系则有点说不清。”扬州市建设领域的一名官员在记者再三追问下吐露实情:“不管是招投标也好,指定也好,我们的很多工程都是苏州来的老板在做。当时季的思路是发展扬州西面,和南京对接,但他走后,扬州的城市战略又变成了发展东面,搞得如今东西都难兼顾。”

 

在季建业和诸多苏州籍老板“扯不清”的过程中,金螳螂装饰公司实际控制人长朱兴良慢慢浮出了水面,但转瞬又沉了下去。廉政瞭望记者在实地采访这家位于苏州西环路上的上市公司时,遭到了多次拒绝,理由只有一个:“不能乱发布消息误导股民,还是等官方消息。”

 

不过,苏州当地媒体人对记者介绍,“朱出身于书香世家,是一个低调得不能再低调的商人,媒体圈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。也许最开头和季建业有那么一点交集,但作为国内第一品牌的装饰公司,得过40多项鲁班奖,能承揽鸟巢、井冈山干部学院这种项目,很难说这家公司的真实能量到底有多大,季建业又能帮到什么份上。”

 

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晓一则坚定表示,金螳螂不会因为个人因素受到实质性影响,行业龙头地位依旧稳固。金螳螂2012年的工程项目,从地域分布看,江苏以外的占73%以上;从投资主体上看,民营资本项目也占70%以上。

 

“演说家”季建业

 

季建业从政经历始于宣传口,29岁就担任了苏州日报副总编,对文宣的重视和依赖,也一直贯穿着他的地方主政生涯。

 

不过,季建业没有经历过全日制的大学本科教育,却在从政以后,逐渐获得了硕士、博士等头衔,并在各种学术大刊上频频发表论文,“这种现象并不罕见,想当初王立军不就是这样的吗?”苏州大学政治学院一名老教师如是说。

 

据季建业老家张家港锦丰镇上的老人介绍,当时季被推荐去上工农兵大学,选择是复旦大学或上海外国语学院,但后来他因为去了苏州地委宣传部门而没上成,“他从小就比较好学,要是学习不间断,没准会成为个真正的教授。”

 

前述江苏省委党校教授告诉记者,在扬州代市长的“代”字去掉前,季建业曾多次到江苏省委党校学习,“上课比较专心,几乎从不缺课或请假,是一个勤于思考的人”。

 

1983到1985这两年间,季建业在苏州大学政治系干部专修科学习。1985年,季在苏州大学学报第二期上发表了一篇论文——《谈谈农村发展与农民的文化素质》,把自己的关注领域集中在了农民问题上。

 

自此,季建业在高校里面展开了一场“求学之路”,头顶“法学博士”和“农民问题专家”头衔多年,直到落马后被人“揭发”学历注水。截止落马之日,他在中国知网上的文章篇数也锁定在了130篇上,但这并不包括他在江苏省委党刊10月号上发表的最新一篇文章——《让被征地人员生活得更有尊严更加体面》。

 

和王立军不同,季建业几乎从不在高校担任兼职教授。“一来可能是真忙,二来是本事不过硬,怕露马脚。”南京大学一名副教授如此调侃。

 

“我不会让你们失望。”这是2010年1月,季建业当选为南京市长后,在记者见面会上的第一句话。“这让我们心头一热。”参加了当时见面会的两名记者回忆说,“感觉老季比较好说话。”

 

“南京名嘴”东升则感叹,“(季)市长口才太好了,说起话来不回避、不兜圈、不耍官腔。

 

而在一个月前,季建业接受采访时称,“我的工资大概也要十多年才能买一个小房”,引发网络上的“轩然大波”,网民纷纷表示——谁信啊?

 

有南京官员却对廉政瞭望记者分析:“老季说这话表面上看没问题,但往深层里看,就不对味儿了,潜台词是——我才到南京,这里的高房价不是我造成的,瞧,我也买不起房。但在他治下的扬州房价已涨到每平方米1万元左右,甚至部分超过了苏南的无锡、常州等地。”

 

不少南京人还记得,去年10月,季建业和世界体育大会主席维尔布鲁根等名流一起,在钟山风景区骑自行车。从当时的新闻照片上显示,外国友人们均身着外套,唯独季建业一身短袖打扮,引得不少市民评价:“季市长很精神。”

 

季建业则当场“忆苦思甜”:“中学时代我们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辆自行车,我的第一辆自行车还是我妈妈通过养猪换来的。”

 

2008年,季建业以扬州市委书记身份,入选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评选的中国城市十大风云首脑之一,后来被他多次提及。这个榜单中排名第一的是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,此外还有原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。

 

不过,季建业口才最为人“称道”的一次,是他在离开扬州之时所演说的那段“扬州八年”。扬州网友jsyzl本是在出租车上的广播里听到“扬州八年”的只言片语,谁知越听越感动,马上打电话叫老婆在两小时后的新闻重播时录下来。

 

“一个人的生命中,真正能干活的年龄就是三四十年,我在扬州这八年,是我人生中精力最旺盛、经验最丰富的一段时光,我把黄金年华奉献给了扬州。人生能有几个八年?!”这段话,jsyzl到现在仍可原封不动背下来,“季市长带着四大班子在35.66公里长的润扬长江大桥走过时,我们扬州人的那种兴奋、那种自信、那种豪情,至今仍记忆犹新。后来他当了书记,我们仍喜欢叫他季市长。”

 

不过,对季建业的口才,有的人却并不感冒。季建业在扬州主政时,曾有一次去山东德州考察,与会人员对廉政瞭望记者回忆:“老季当时参加德州市委常委会议并作辅导报告,介绍扬州经验,讲得眉飞色舞,但却喧宾夺主。”

 

在10月28日的江苏省委党报《新华日报》社论中,不点名批评了某些官员“规划夸海口,危害公信力”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说季建业。

 

南京市人大一名官员表示:“文章中说到的‘新建、改建、扩建的城市道路交付使用后5年内、大型翻建的城市道路竣工后3年内不得挖掘’就是今年初出台的《南京市城市治理条例》,这就是一句海口,季建业还说过要两年内完成所有城中村拆迁呢?你信吗?”

 

 

 

 

本篇文章:网易新闻   http://news.163.com/13/1115/13/9DNNTD430001124J_4.html


☑相关文章

时间 : 2013-11-15
标签 :
分类 : H 心理治疗
评论 : 0条

= 14 + 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