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狗情未了(下)

102

厦门心理咨询-德仁心心理咨询机构:

 

阿花成为我们家庭的一员,和我最亲近。人与动物有最直接的心灵关系。如佛家所说:你的发心决定结果。刚有阿花的时候,我非常开心。每天阿花是和我一起睡觉的。但这样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所以我想帮她做个窝。我问我妈妈要了一些破旧的棉被,然后找了一个盒子,帮她做了一个窝。做个窝让我费经周折,甚至是煞费苦心,殚精竭虑。反正形容很难的词语都可以用上。那时候物资很缺乏,找个盒子真的很难。不象现在,随手都可以找到很好用的盒子。那个盒子是一个装饼干的纸盒子,不是很大,就象现在的很多月饼盒。饼干在当时是奢侈品,一般人家家里有这样的盒子就是富裕的象征。我父亲那时候生病,弟弟也经常生病,家里少了劳力,又有两个病人,家里就很贫困了,饼干只能是想象的东西。人家有饼干盒子也不扔的,一定会放在家里很显眼的位置证明着什么:或者是有亲戚在大城市里,或者是家里有人曾经到过大的都市并有能力买这样的饼干。这样的一件东西,一个四岁的孩子要想弄到,难啊!因此,我想了很多办法才从别人家里弄到了那个盒子。

 

首先,我和那家人的孩子是好朋友。他比我大一岁,叫晓东,绰号阿呆。每天都抱着阿花去和他玩,设法让他喜欢阿花。当然那都是孩子式的智慧,根本都是无意识的。孩子对小动物天生有好感。他也喜欢阿花,然后我就说想帮她做个窝,慢慢说到材料,再表达出那个盒子是最佳选择。 “妈,隔壁木呆有只小狗,很好玩的,我想帮她做个窝,我要这个。”木呆是我的绰号,可能是小时候胖的缘故,又或是我真的很呆。乡下孩子都有绰号。 “不行的,狗要什么窝,随便弄一下就好了,不行!”语气很坚决。阿呆的妈妈是个比较势利的农村那人,一直穿着一件花衣服,嗓门很大。平时对我也很好,我出生的时候还吃过她的奶,平时去她家也会给我一口吃的,那也就是一把瓜子或者是一个红薯。那已经是很好的待遇了。或许是我吃过她奶的原因,对我比较特别。农村女人很质朴,表达方式也是大开大放,没有任何委婉的语气助词。  “我就是要,呜……”阿呆是他们家第一个孩子,甚得家人宠爱。他妈妈也母凭子贵而受到全村人以及公婆的尊重。

 

阿呆一哭,妈妈自然就要安慰。她的公婆对阿呆可是百依百顺的。阿呆深谙此道,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哭。他知道哭可以满足很多愿望。这家伙后来比较脆弱,这和他小时候获得满足的方式有关系,他总是用哭轻而易举的获得满足. “不可以的,那个是你外公从城里带回来的,给别人他会生气的”阿呆妈妈试图用外公来阻止阿呆的想法。  “呜……啊……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! 持续一个小时的坚持与反坚持,威胁与反威胁,终于以他妈的妥协为终止。“唉,你儿子一定要这个盒子做狗窝,多好的一个盒子”阿呆妈妈和阿呆拿着盒子到我家见到我妈妈,她还在抱怨。“这孩子这么这样不懂事的?”我妈妈知道盒子的价值,对我不伤皮毛的数落一下,表示对阿呆妈的安慰。幸好那时候我父亲不在,要他在的话,我绝对不可能得到那个盒子。我父亲最痛恨的就是我随便拿别人的东西。

 

阿呆手拉着他妈,眼睛红红的,鼻孔里还流着鼻涕,那是哭的。不过神情中有满足和孩子式狡猾,他还对我做了个鬼脸。那时候我家的房子是祖上留下来的,很大。一大家都住在一起:我父母一个房间,爷爷奶奶一个房间,大叔叔家一间。外面是公用的大厅。因为祖上是很富裕的家族,所以房子很大。听妈妈说,三岁前把我放在家里,我连大门的门槛都爬不过去。原因有二:门槛很高,我很胖——三岁还不是很会走路。因为家族的原因,我家在村里比较有地位,这也或多或少影响了我的性格,从小有优越感。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我爷爷和父亲却因为祖上的牵连,失去了很多机会。那是题外话。

 

大人总是有他们忙的事情。我就和阿呆一起开始建立阿花的窝,这也是我给阿呆的权利——他争取来盒子,是需要奖励的,我把允许他一起建阿花的窝作为对他的奖励,要知道,除此之外,我是不允许别人碰阿花的,包括我弟弟。期间为了把窝放在什么地方我们有了争论。阿呆希望把窝放在靠近大门口的地方,我却希望放在奶奶的房间,因为那时候我是和奶奶睡的。如果放在奶奶房间,那阿呆必须进入房间才能看到,这就减少了他和阿花相处的时间,他显然不愿意。而我晚上都可以看见她,我是很乐意的。人都是自私的,很小的孩子就深知自己的利益需要保护。相持中,阿呆又哭了,这个没出息的家伙。虽然心里很鄙视他这样动不动就哭的个性,但我也有投鼠忌器的顾虑,所以,我们就把阿花的窝放在了客厅靠近房间门口的地方。不管怎么样,阿花终于有了自己的窝。她似乎对自己的窝很满意。走进去,走出来,几个来回后,摇摇尾巴。我和阿呆看着她的样子,心里很是高兴。嘴里拼命叫着:阿花,啄啄…..!啄啄是我们那里用来呼唤狗的方式。都想吸引她的注意,然后让阿花跟自己更亲近一些,这是小朋友之间的竞争,有点争宠的味道。阿花很懂我们的心思,她很公平。一会儿舔舔我的手,一会儿舔舔阿呆的脸。我们三个都很愉快。两个孩子的叫声,偶尔夹着一两声稚嫩的狗吠。下午的阳光透过屋顶的玻璃,照在孩子们的背上,空气中浮满细小的灰尘,一缕光柱笼罩了满屋子的欢声笑语。那个下午,阿花有了自己的窝,她很开心,我们比她更开心。——《本文转自胡慎之心理的博客》

 

3

关注心灵健康(预约) 0592—5515516

关注心理健康(团体辅导)15305020431

心理官方网: http://www.xmxljg.com

企业微博网: http://e.weibo.com/xmxljg

企业博客网: http://blog.sina.com.cn/xmxljg

机构地址:厦门思明区嘉禾路337号中关委大厦1108室

温馨提醒: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,本版案例细节均经过处理,请不要对号入座。

 

 

 


☑相关文章

时间 : 2020-06-14
标签 : 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
分类 : N 心灵鸡汤
评论 : 0条

= 13 + 5